网站标志
商品搜索
新闻检索
人皮面具全文之人格面具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6-11-07 11:01:32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 当一个人需要应对多种不同的环境时,他需要为自己塑造多个面具。比如面对父母的时候,需要带上乖巧温顺的面具;面对上司的时候,需要带上谦虚勤劳的面具;面对对自己不利的人时,又要带上愤怒威胁的面具。 瑞士心理学家荣格提出了“人格面具”一词,认为人格是由面具组成的,每一个面具都可以代表人格的一个侧面。 当我仔细观察苏郁的时候,就会觉得,她是一个带着面具的人。
 当一个人需要应对多种不同的环境时,他需要为自己塑造多个面具。比如面对父母的时候,需要带上乖巧温顺的面具;面对上司的时候,需要带上谦虚勤劳的面具;面对对自己不利的人时,又要带上愤怒威胁的面具。

    瑞士心理学家荣格提出了“人格面具”一词,认为人格是由面具组成的,每一个面具都可以代表人格的一个侧面。

    当我仔细观察苏郁的时候,就会觉得,她是一个带着面具的人。

    由于童年的不幸造成了她现在极端孤僻的性格,于是她只能带上这样一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具来自我保护。

    与此同时,她偶尔出现的“鬼上身”也可以用此解释。苏郁因为经常佩戴人格面具,所以在面对镜子中真正的自己时,就会使被压抑许久真正的自己爆发。从而她会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,甚至做出连自己也无法控制的事情。

    这就是我对苏郁病情的初步推断。

    在那短暂的时间里,我认为自己就是对的,同时有自信在一段时间后将苏郁治愈。

    然而,接下来却发生了一件让我措手不及的事情。

    就在“古奇心理诊所”的门前,我刚要打开大门,带着苏郁进去。突然,有个蓬头垢面的老头子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,而且疯了一样冲到苏郁面前。

    他伸出一只枯槁如同老树的手,紧紧攥住苏郁的手腕,嘶哑着声音说:“终于让我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 苏郁脸上满是惊慌。

    回过神来的我迅速转身,一把抓住了疯老头,说:“放开她!”

    疯老头冷冷的瞧了我一眼,不屑的说:“这里没你什么事,赶紧滚蛋。”

    话音刚落,我顿时感觉手心被电了一下,顿时全身一阵战栗,只好迅速松开了手。这下惨了,左手裹成了“粽子”,右手又受了伤。

    这算是什么,魔术吗?

    就在我陷入震惊的时候,疯老头对苏郁喊道:“你就帮帮忙,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老头子再也不来烦你,好不好?”

    苏郁摇了摇头,“你上次也是这么说。”

    看来他俩是老相识了,而且苏郁以前就被疯老头骗过。

    疯老头放低声音,哀求道:“小姑娘你就相信我一次,老头子也不想麻烦你这么多次。可是这些天我找遍了周围数千里,根本就找不到有你这种天赋的娃娃啊!”

    苏郁丝毫不为所动,还是坚定的摇头。

    疯老头见状终于露出了“獠牙”,恶狠狠的说:“今天你就是同意也要跟我走,不同意也得跟我走!”

    虽然见过了疯老头的古怪之处,但是面对这种情况我还是要选择挺身而出。

    “给我放手!”我向着疯老头挥出了拳头。

    然后,被他一脚踹翻在地。

    这一刻,我突然明白了李川山为什么被王国安踹了一脚之后,再也没能站起来。

    见到我受了伤,苏郁顿时焦急起来,开口说道:“不要伤害他!”

    疯老头“嘿嘿”怪笑两声,从裤兜里摸出来一粒黑黢黢的圆形物体,说:“你要是不答应我,信不信我把这小子弄得魂飞魄散?”

    “我同意帮你,求你放过他吧。”苏郁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答应了疯老头的请求。

    可恶,怎么可以这样?

    这个疯老头来历不明,身上处处都是疑点。而且刚才苏郁一见到他表情就变得十分惊恐,明显疯老头所说的“帮忙”并不是什么好事。如果苏郁真的跟他走了,还指不定要受到怎样的折磨。

    可我偏偏又打不过他。

    一阵无力感突然蔓延到了我的全身,这种感觉我曾经历过一次。

    那就是我收到安安遗书的时候。

    亲眼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此死去,实在是对生者最痛苦的折磨!

    我攥紧拳头,左手的伤口因为太过用力而再度撕裂,流出的鲜血已经渗透了绷带。

    我在心中反复呐喊着“站起来”,可蹊跷的是,我感到自己的意识正逐渐变得模糊起来,即将陷入沉睡。

    是那个疯老头又动了什么手脚吗?

    带着这样的疑惑,我渐渐失去了最后一点意识。

    我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 梦里的场景和现实一模一样,就在“古奇心理诊所”门前,疯老头抓着苏郁纤细的手腕,表情狰狞。

    除了他俩之外,还有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神秘人。他从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,习惯性的打火,结果发现嘴里并没有香烟。

    之后,我能感到梦中的神秘人很无奈,很气恼,于是向着疯老头一把扔出了手中的打火机。

    疯老头一把接住打火机,不过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,就好像看到了恶鬼一样。

    “怎么可能,你是谁!”疯老头喊道。

    接下来,神秘人狠狠的给了他一脚。身手灵活的疯老头在这一刻似乎变得笨拙起来,居然连闪躲的力气都没有,就这样硬生生的被他一脚踹在小腹上面。

    神秘人的声音十分冷酷,他说:“滚。”

    疯老头冷笑了两声,放开抓着苏郁的老手,“你以为老子当真打不过你?”

    神秘人撸起袖子,露出两只并不算粗壮有力的胳膊,冷声说:“我数到三,如果还不滚,我就亲手弄死你。”

    疯老头一动不动,目露凶光,偷偷把手放到了裤兜里面,貌似又要拿些东西出来。

    然而神秘人并没有给他机会,他只是说了一句:“三!”

    随后,他的身影飞快的冲了过去,对着疯老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。

    梦境到此结束。

    当我悠悠醒转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时分了,而且我正身处家里,胡乐就坐在我身边,一脸担忧。

    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 或许是从我的表情中看出了疑惑,胡乐啃了一口手里的苹果,含糊不清的说:“是王国安把你送了回来。”

    “苏郁呢?”

    “跟你一块回来的,现在应该在家呢。”

    我闻言舒了一口气,心想苏郁没事最好不过。

    “王国安怎么会来?”我有些虚弱的问。

    胡乐撇了撇嘴,说:“他说好不容易破了案,想要请你吃顿饭,所以开车过来接你。结果没想到刚到诊所,就看见你晕倒在地上,苏郁在旁边愣愣的站着,就跟中了邪一样。”

    我摸了摸头,心想自己的确是晕了过去,但是那个疯老头又是何去何从了呢?他为什么没有带走苏郁?

    难道说,梦里出现的场景其实是真实的?但是如果真是这样,梦里的神秘人又是谁,竟然能够毫不费力的击退疯老头。

    我隐隐有所感觉,有一件极其不寻常的事件正围绕着我和苏郁展开。或许,这次的事情将会无法用常识来解释。

    就在这时候,屋里的钟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 胡乐看了一眼表,嘀咕道:“都十二点了,今儿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 我没听清他说什么,问了一句:“你说啥?”

    胡乐没再理我,只给我留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然后将最后的小半个苹果扔进嘴里,大嚼特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 怎么感觉胡乐也变得怪怪的?

    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出了问题,我总觉得自己有些迷糊。按理来讲,我的生物钟出奇的准时,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在十二点以后仍然保持清醒。

    但是今天例外,于是我将自己此时此刻的反常归结于违反了生物钟。

    就在这时,放在枕头旁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 是电话,号码很奇怪,竟然是足足十三个“0”。

    我顿时感到一阵寒意,无论是十三还是数量繁多的“0”,都让我觉得有些害怕。

    简小水曾经反复问我,相不相信世上有鬼?

    我总是不愿意承认,可是现在,我真的害怕了。

    我颤抖着手指按下了电话的接听键,顿时电话铃声安静下来,可是电话那头并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 我仔细聆听着那头的声音。

    貌似,是一个人微弱的呼吸声。

    深夜十二点,接到一个号码是十三个“0”的电话,而且电话那头没人说话,只有微不可察的喘气声。

    这实在是太诡异了!

    就在我越来越慌乱,马上打算伸手关闭手机的时候,突然电话那头响起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 这个声音我虽然没听过几次,但却异常熟悉。

   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简小水?”

    电话那头的人嘻嘻笑了两声,说:“吓坏了吧,大医生!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熬到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的,号码是不是也特别恐怖?”

    原来是她的恶作剧!

    我没好气的说:“是很吓人!”

    “其实吓人的不止这些,应该还有白天见过的疯老头吧。”

    她怎么会知道疯老头的?难道说她看到了白天的事,或者说她和疯老头是一伙的?

    我的脑中满是疑惑,但就是不愿意相信那个最有可能正确的答案。

    简小水真的会预言!

    我在电话这头沉默不语,简小水却在那头打开了话匣子,声音轻快的说:“其实你不用害怕,即便现在是二十一世纪,牛鬼蛇神什么的通通都被打倒,但还是有些事情是你无法解释的。”

    “有时候,和鬼比起来,‘人’才是更可怕的东西。就比如那个疯老头,如果不是有人救了你,天知道你现在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,恐怕连鬼都不如吧?”

    听着简小水的话,我的心底顿时一片冰冷。

浏览 (187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脚注信息
Copyright (C) 2009-2010 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emianju.com 易面具网上专卖店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  粤ICP备10209863号-1
 易面具 服务时间:周一至周日 08:30 — 20:00  易面具 全国订购及服务热线:18268876033
联系地址:上海市某某路某大厦20楼B座2008室   邮政编码:210000  
 

易面具,人皮面具在哪买?杭州易容面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行的网络销售人皮面具平台 ,成立于2011年,是一家专业从事仿真美女人皮面具、易容面具、仿真面具的生产、研发、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公司。

你好,有什么需要帮助?